星洲社论抄袭凸显中文报悲哀 学者盼记者突破媒体垄断生态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06851

《星洲日报》社论被网民陆续揭发抄袭,政治学者暨前新闻讲师黄进发认为,此现象凸显中文报长期缺乏竞争的悲哀,而记者须自律提高专业素质及停止盲目维护媒体老板的利益,来突破垄断的生态。

“《星洲》被揭发两三年来抄了20多篇社论。但长期批评《星洲》的我没幸灾乐祸,因为那是中文报的悲哀。”

黄进发昨晚在槟城国际图书博览会举行的《媒体面前,人人平等?》讲座上,向大约40名出席者发出上述感叹。

此讲座是由槟城中文媒体记者及摄影记者协会及槟州地方民主嘉年华筹委会联办,另外两名主讲人是槟州民政党宣传、资讯及通讯局主任涂仲仪及光大州议员黄伟益。

低成本生产因缺乏竞争 黄进发分析,《星洲》抄袭的社论内容多数涉及数据与重大课题,而只有“神”才能每周引经据典生产3至5篇的精辟文章。

“外国媒体会‘养’人,聘请不同领域的专业人士,我们却要通晓天文地理。除非第一,你请到像张景云这样的人物,第二、有自知之明不写大块头的东西,第三、干脆不写社论。”

“我们长期低成本的生产,后面其实是没有竞争。“

“但要如何打破?《星洲》没很好地交代,反封杀批评者。我们痛心的不只是老板这样做,而是一些在报馆工作的人竟维护老板的利益。”

中文报记者没条件拍桌

黄进发表示,报馆如果只是老板的利益,妄顾公共利益则会引起反弹,台湾旺中并购案就是最新的例子。

“我们11年前做的,现在在台湾发生。员工不反抗,新闻自由就只是老板的自由。反观,如果媒体生态有竞争,就不是问题。”

“可惜,我们的中文报记者没什么条件离开,没条件拍桌子,结果去到外面就被骂。”

伪装客观不如制止垄断

无论如何,黄进发表示,社会不会只有一个老板的自由。一些报人坚持客观报导,有者承认偏见的存在,但要彻底剔除偏见并不可能,惟有透明公开利益冲突给读者知道。

“我们要确保每个人有机会散播偏见,左派报纸有自己的偏见,右派也有。不要假装,既然不能绝对客观和中立,就允许每个人发言。”

“所以不能有入场门槛和垄断,但我国免费电视只有国营电视台和首要媒体。”

他说,垄断含有政治与技术层面,前者是政府设定的门槛,后者是因媒体经营费日益增加,大集团淘汰小媒体,唯当局可立法反垄断、建立公共电视及资助社区报。

没羞耻之心而自甘堕落

黄进发接着补充,媒体须提高批判,社会则要愿意花钱支持有素质的媒体及令新闻从业员相信有第二春,停止困在维护老板的利益中。

他说,媒体要自律及有羞耻之心,一旦办好素质,自然可提高广告费。

“我们社会的脸皮太厚了,觉得堕落是常态。但如果有羞耻之心,就不会堕落下去。”

“我告诉学生,如果不能做一名好记者,干脆不要做。”

害群马令同业脸上无光
NONE
身为前记者的黄伟益则表示,媒体害群之马令同业脸上无光。因此,媒体要有本身的评议会来制衡,改变为尽速刊登新闻,未深入求证的“新闻快餐”模式。

“偶尔记者会问政治人物,有什么新闻给我?但何以不能自己设定问题,要被政治人物牵着鼻子走?我说,你问我可以回答,但我不是制造新闻的机器。”

“我们要有专业的媒体,引导读者了解课题对本身的影响及启迪民智。记者会上常见到其他语文记者提问,中文报似乎都没问题,沦为写新闻机器及丧失判断的能力。“

“偶尔虽明知言论有误,记者却怕漏新闻而照写。你不能只访问另一方面来平衡报导,你要去深入调查,不能只听信消息就闻风起舞。”

“因此,媒体同样要被网民监督,但别误当此为控制媒体。偶尔是民意使然,批评未必是来自民联的支持者。”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